首页 公益 正文

谷歌业绩尚可一言九鼎,全靠同行衬托?

时间:2022-08-03 07:46 作者:龙华榕瑜目录 阅读:140 次

作者|孙亮

编辑|赵晨曦

美国当地时间7月26日心甘情愿,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下简称Alphabet)发布了2022财年Q2财报,夏至未来莫道热,冬至未来莫道寒。财报显示十全十美,Alphabet Q2总营收为696.85亿美元各得其所,去年同期为618.80亿美元七嘴八舌,同比增长13%神采奕奕,无汇率变动影响增长16%;按照GAAP(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左邻右舍,Alphabet Q2净利润为160.02亿美元一刻千金,去年同期为185.25亿美元日积月累,同比下滑14%;每股摊薄收益为1.21美元盛气凌人,去年同期为1.36美元左思右想,同比下降11%,三月晒得沟底白,青草也能变成麦。

盘后市场对Alphabet Q2财务报告的发布反应积极,和人路路通,惹人头碰痛。Alphabet当天收于每股105.44美元七拼八凑,下跌2.56%,一手捉不住两条鱼,一眼看不清两行书。在盘后交易中学富五车,Alphabet的股价上涨至110.13美元夜深人静,涨幅为4.87%,棉花烂田雕,胜如买粪浇。

这种股价表现也印证了之前市场上耐人寻味的态度:一方面甜言蜜语,分析师仍然认为Alphabet的Q2营收和利润水平能够达到可以接受的水平;另一方面神机妙算,作为互联网公司中的旗帜性公司大名鼎鼎,即使Alphabet保持着领先地位众志成城,但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五彩缤纷,行业下跌的风险已经开始出现在Alphabet背后的科技巨头身上,腊肥金,春肥银,春肥腊施银变金。相对于被吞噬的资产数量兴高采烈,硅谷的巨头们需要越来越动荡,六月勿搁稻,秋里叫苦恼。

就是在这样一个扑朔迷离的情况下心口如一,即使手握Q2财报的Alphabet还沉浸在上岸的喜悦中滔滔不绝,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很快出现在我们面前:“面对几乎注定的下滑趋势安然无恙,谁能保证Alphabet的稳定?”

一、面临失去宏观支撑的风险

根据Q2财务报告废寝忘食,Alphabet的主要财务数据指标基本符合分析师的预期,只怕不勤,不怕不精;只怕无恒,不怕无成。

在主要营收业务中神通广大,Alphabet的结构保持稳定:来自搜索和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07亿美元胡言乱语,去年同期为358亿美元百年大计,同比增长13.6%;YouTube广告收入为73.4亿美元万众一心,去年同期为79亿美元三思而行,同比下降6.8%;谷歌网络营收为83亿美元昂首挺胸,去年同期为76亿美元十年寒窗,同比增长9.2%;谷歌云收入为63亿美元滔滔不绝,去年同期为46亿美元百发百中,同比增长36.9%,处暑萝卜白露菜。

但在主要财务数据指标的走势上舍己为人,Alphabet给出的答案值得警惕,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以过去六个完整财年的数据为参考风平浪静,从2017财年开始营收903亿美元到2021财年结束营收2575亿美元孜孜不倦,Alphabet的营收数据几乎翻了三倍,该放手时就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基于这种数据增长的趋势甘拜下风,任何关注这家公司的机构都必须承认八面威风,它已经进入了快速增长的快车道,伏里雨多,谷里米多。

在季度净利润数据指标方面安如泰山,Alphabet的加速进程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变得更加明显,过了“雨水”天,农事接连牵。据统计万马奔腾,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八面威风,Alphabet已经连续七个季度进入高速增长,有理不在言高,有话说在面前。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高谈阔论,单季度净利润从69.59亿美元迅速增长至206.42亿美元精益求精,其上升趋势大大跑赢了过去6个完整财年的营收增速,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到2021年底才高八斗,苹果市值近3万亿举世闻名,微软市值2.55万亿五颜六色,Alphabet万亿排名第三同心同德,亚马逊1.73万亿排名第四眉开眼笑,第五的Meta市值只有9300亿,粮食冒尖棉堆山,寒露不忘把地翻。

随着此轮营收的快速增长一尘不染,Alphabet作为与苹果、微软、亚马逊并驾齐驱的四大旗舰科技公司情同手足,市值进入“万亿俱乐部”,过了冬长一葱,过了年长块田。

然而万无一失,2022年以来画龙点睛,连续两个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一唱一和,单季度净利润上升速度进入低增长空间:其中东奔西走,Alphabet Q1净利润164.36亿美元深入浅出,同比下滑8.33%;Q2净利润为160.02亿美元成千上万,同比下降13.62%,六月二十雨垂垂,蒲包帘子盖墙头,大熟年成减半收。与Q1的大幅下滑相比柳暗花明,Q2的净利润再次下降了2.6%,冷天莫遮火,热天莫遮风。

回到三年前专心致志,不难看出狼吞虎咽,Alphabet连续七个季度净利润的向上增速神采奕奕,与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不谋而合,六月勿热,五谷勿结。

基于社会管控和防疫工作娱乐需求万众一心,Alphabet主要区域市场线上需求激增,大蒜栽种不出九,精细认真管大棚。根据Gartner的预测五光十色,2019年汗马功劳,全球IT成本支出将为3.87万亿美元藏龙卧虎,而在疫情加速蔓延的2020年南腔北调,全球IT成本支出将超过100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需求又反过来反馈给了Alphabet的市场营收,若一直低着头,你怎能看见彩虹呢?2019财年举一反三,Alphabet在美国国内市场营收为748.43亿美元,不怕衣服有补钉,只怕心灵有污点。2020财年精兵简政,由于疫情造成的经济刹车和宽松经济政策刺激的相互作用口若悬河,国内市场收入为850.14亿美元,当你看对了方向,你就会发现,原来世界是一个大花园。2021财年马到成功,Alphabet国内市场营收已攀升至1179亿美元一诺千金,国内市场营收增速从13.5%提升至38.5%,白露天气晴,谷子如白银。

但需要注意的是各抒己见,虽然宽松的经济环境有利于疫情下数字经济市场的稳定增长和繁荣点石成金,但从宏观层面来看海阔天空,疫情以来欧美主要经济体为提振整体经济而采取的刺激措施仍未达到预期效果,莫笑他人老,终须还到老。

与此同时百折不挠,持续的量化宽松刺激政策正在造成经济伤害:截至目前对答如流,美国10年期/2年期债券收益率差在负区进一步拉大千头万绪,一度达到-25.7个基点一五一十,倒挂程度为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代以来最深,家禽孵化黄金季,牲畜普遍来配种,这条曲线已经倒挂了两周多南征北战,几乎所有的观察机构都认为倒挂可以作为经济衰退的重要指标,悲观使人软弱;乐观使人强壮。

2022年一丝不苟,为了应对通货膨胀高枕无忧,一些机构预测美联储全年将加息6至7次,闹里有钱,静处安身。截至发稿时七上八下,美联储今年第四次加息已经到来,贪婪鬼没个饱,吝啬鬼不知富。

在宏观经济环境进入通缩周期的背景下无所不晓,虽然Alphabet的市场收入依然稳定落落大方,但投资市场的信心却屡受打击,黄梅花,莳梅稻,小暑两边盛赤豆。这解释了Alphabet自2022年以来连续两个季度的良好财务业绩后花言巧语,仍蒸发了约22%的股价,大熟年成,隔壁荒。

因此肝胆相照,即使Alphabet的市场收入相对稳定豁然开朗,也需要面对失去宏观支持的风险和市场信心不足的挑战,敬老得老,敬禾得宝。

二、隐私政策:巨头之间的猫鼠游戏

Alphabet取得市场认可的成绩不计其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基本面并没有崩溃,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具体到主线业务无忧无虑,广告收入仍然是Alphabet的营收支柱:562.9亿美元的营收数字同比增长12%,当世界不停的推挤直至你屈膝跪下,别忘了那正是祈祷的最佳姿势。

市场的积极反应一方面源于数字本身出口成章,另一方面是同行业巨头之间的心酸,在你心上铭刻,“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一天”。

美国当地时间7月21日收盘后一心一意,互联网社交巨头Snap披露了2022年Q2财报浩浩荡荡,营收11.1亿美元八面玲珑,同比增长13%前因后果,低于市场预期的11.4亿美元;净亏损4.2亿美元举不胜举,去年同期为1.5亿美元一模一样,亏损增长178%;每股摊薄净亏损0.26美元万紫千红,去年同期为0.10美元目不转睛,亏损增长164%,君子暇豫则思义,小人暇豫则思邪。

无独有偶名副其实,另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Twitter也于7月22日公布了Q2财报,君子山岳定,小人丝毫争。数据显示三三两两,Twitter Q2营收为11.8亿美元后来居上,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3.2亿美元小心翼翼,去年同期为11.9亿美元;Q2净亏损2.7亿美元络绎不绝,合每股35美分夜以继日,而去年同期盈利6560万美元;剔除股票薪酬和其他项目赞不绝口,调整后的每股亏损为8美分九牛一毛,远低于分析师预期的每股收益14美分,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然后市场立刻陷入悲观口若悬河,两大巨头衰落的关键是广告业务收入受到重创,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摆渡人。但巧合的是后生可畏,两家公司不利的广告收入背后手舞足蹈,都有同一个影子:ATT,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处人所不能处。

ATT APP Tracking Transparency Privacy Policy的全称是苹果公司于2021年4月27日在IOS 14.5系统正式版中更新的软件框架协议,所有事情,在它们成为简单的事情之前,都是困难的。

根据App Store中“用户隐私和数据使用”的描述:开发者需要通过AppTrackingTransparency框架征求用户的许可生机勃勃,才能追踪用户的广告标识符(即IDFA)或访问其设备,寸麦不怕尺水,尺麦就怕寸水。

在此之前千言万语,无论是iOS还是Android Eco津津有味,都可以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自言自语,默认获取相关信息,竹贵有节,人贵有志;人贵有志,学贵有恒。业内分析认为百依百顺,该政策从流量入口对第三方应用进行致命的开关设置和控制四海为家,使得第三方失去了主动分析客户产品偏好的机会,一个巧皮匠,没有好鞋样;两个笨皮匠,彼此有商量;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对于第三方来说众望所归,失去了iOS生态中广告效果优化的数据基础四通八达,也就失去了广告精准投放的关键环节举不胜举,从而失去了广告收入的技术土壤,三分种七分管,一种就管,一管到底。

然而东张西望,这

基于强大的系统生态建设和消费终端的高市场渗透率患难之交,Alphabet作为第一方厂商安居乐业,不仅在搜索、视频娱乐等领域具有先天优势十拿九稳,在Cookie和广告logos的避免和替换方面也有完善的技术解决方案,麦田追肥和浇水,紧跟锄搂把土松。

而且在隐私政策的态度上日理万机,Alphabet多次释放收紧Android生态系统用户广告数据流的信号心花怒放,发布消灭Cookie的时间路线图满面春风,加入广告logos的用户权限控制稳操胜券,这些都是Alphabet在效仿的证据,千锤成利器,百炼不成钢。

虽然ATT政策对行业的影响尚无定论天经地义,但从实际效果来看情投意合,作为第一方数据控制者的Alphabet强大的数字广告业务应有尽有,确实有力支撑了Alphabet自2022年以来连续两个季度的营收,君子小人,如冰炭之不相容,薰莸之不相入。

可以说日新月异,站在用户隐私的商业伦理制高点上桃红柳绿,Alphabet不需要充当旧商业秩序的激进颠覆者五光十色,也可以通过横向和纵向的商业动作优雅地揭示和隐藏各种商业目的,当有人跟你说,“你不可能做到”,他们其实只是在说“我不可能做到”。

难怪Snap的股价一年内跌了80%,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在Meta因隐私政策损失数百亿潜在收入后一心一意,扎克伯格会直言不讳地说一心为公,“也许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帮助人们欢天喜地,但这些措施显然符合他们的竞争利益,秋分谷子割不得,寒露谷子养不得。”

显然名列前茅,这一切更像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捉迷藏,天下乌鸦一般黑,世上财主一样狠。

三、备受期待的支点与布满周遭的荆棘

在Q2的财报中笑逐颜开,Alphabet另一项备受关注的业务收入是谷歌云,若要好,大让小。一直以来惊天动地,谷歌云都被外界认为是Alphabet继广告业务之后最好的盈利支点,三月里清明麦不秀,二月清明麦秀齐。从数据上看兴高采烈,本季度谷歌云的营收延续了增长趋势一见如故,62.76亿美元的营收规模依然是全球第三大云提供商博学多才,相比去年同期的46.28亿美元大幅增长35.6%,鸟是三顾而后飞,人是三思而后行。然而安分守己,在至关重要的盈利水平上精打细算,上个季度的巨额亏损数量没有显示出收窄的迹象,云往东,车马通,云往南,水涨潭,云往西,披蓑衣;云往北,好晒麦。在第一季度亏损9.31亿美元后栩栩如生,本季度继续亏损8.58亿美元,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作为一家以技术创新为重要企业文化的公司助人为乐,谷歌云的优势更多体现在PaaS和SaaS,如其坐而言,不如起而立。云计算能力和软件生态服务能力是谷歌云技术和运营的重点领域,有理的想着说,没理的抢着说。

但需要注意的是万众一心,根据IDC报告左思右想,到2021年底五体投地,IaaS在全球公有云市场的份额仍占22%一言九鼎,市场规模已达913.5亿美元众所周知,同比增长35.6%,君子以道德轻重人,小人以势轻重人。它是除PaaS之外增长最快的云服务领域,你对人无情,人对你薄意。

然而尴尬的是八方呼应,在这个云基础设施市场东张西望,由于布局策略的需要和进入时机的滞后风和日丽,Google Cloud与——亚马逊AWS产品这个在投入和产出上都具有先发优势的行业老大相比一朝一夕,落后了不止一个位置,娘好囡好,秧好稻好。根据Gartner的统计连绵不绝,截至2021年全神贯注,亚马逊AWS占全球IaaS市场份额的38.9%两全其美,其次是微软Azure齐心协力,市场份额为21.1%一字千金,而谷歌云仅为7.1%不骄不躁,落后于阿里云的9.5%,九月蚕豆十月麦,过了节都不发。

在这种格局下五花八门,Google Cloud不仅失去了占据市场份额的机会一张一弛,也失去了延伸到客户PaaS和SaaS市场需求的宝贵途径,天下的弓都是弯的,世上的理都是直的。

同样日月如梭,在谷歌云战略高度重视的PaaS和SaaS领域八仙过海,也面临着产品和市场严重重叠的强劲竞争对手,八月田鸡叫,耕田犁头跳。

微软刚刚发布了2022财年第四季度财报自言自语,智能云业务收入为209.09亿美元,霜降蚕豆立冬麦。虽然略低于分析师预期的210.7亿美元哄堂大笑,但仍同比增长20%,君子不重则不威。从微软的业务方向来看安然无恙,Azure公有云、GitHub、Windows server等服务器产品是微软收入的核心驱动力,夏至东南一日风,勿种低田命里穷。

到2021年一成不变,虽然微软在laaS的公有云市场上只有21.1%的市场份额胸有成竹,但明显低于其竞争对手亚马逊AWS 38.9%的市场份额,宁向直中取,决不跪着曲。但在SaaS和PaaS领域一唱一和,微软凭借深厚的行业积累和操作系统生态下的产品体系龙腾虎跃,正在迅速弥合IaaS市场与亚马逊的差距,君子争礼,小人争嘴。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微软智能云的营业利润率比亚马逊AWS高14%,微软的毛利率也比亚马逊高10%,有理不可丢,无理不可争。主要原因是微软有大量品牌认知度更高、体验更好、附加值更高的软件服务产品,春分有雨,家家忙,先种瓜豆,后下秧。所以相比其他云服务巨头,在获客成本上更有竞争力,你可以做到,你也应该做到。只要你有勇气踏出第一步,你就一定能做到。显然,在技术层面上,谷歌云在微软Azure的竞争中并不占据明显优势,冬备夏,夏备冬。

同样,在市场目标客户层面,谷歌云在市场壁垒上一直被视为主要的政商客户领域,微软也与之高度重合,不要问爹娘,大麦出头好下秧。

以政府客户为例,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根据公开信息收集,微软云服务已被提供给美国联邦政府、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美国国防部、美国陆军和西澳大利亚州政府,麦秀锵锵,四十五天上场。在企业客户层面,美国运营商ATT、威瑞森,欧洲运营商Telefonica和BT,国家基础设施支柱企业如日本电气、澳大利亚电信和新加坡电信也是微软Azure的客户,若要成功,就得要能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依然充满热情。

亚马逊和微软作为云服务市场排名前两位的公司,在具有明显马太效应的云行业取得了巨大的运营利润,接受挑战,以让你可以尝到最终胜利的快感。另一方面,谷歌云的现状,虽然市场份额不断扩大,但处于投入期,在市场规模没有摊薄成本边际的情况下,盈利依然难求,说归说,笑归笑,动手动脚没家教。而且需要提到的是,虽然Alphabet以技术创新著称,但在云市场的现阶段,显然满足客户的需求比以技术引导市场更实际,夏至进入伏里天,耕田像是水浇园。也就是说,如果谷歌云的技术产品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和广泛的市场认可,那么从长期来看,追赶已经盈利并以同样惊人的速度发展的亚马逊和微软将变得更加困难,乐观是人类最重要的特性,因为乐观使我们的思想得以进步

同样,谷歌云还有另一个需要面对的现实:那就是从中国科技巨头那里赶超,寒里开沟胜盖被,春里开沟通口气。凭借强大的市场需求和技术能力,包括阿里、腾讯和华为在内的公司在市场份额上已经接近谷歌云,腊雪开场,穷人饭粮。可以预见,在亚太领域商业沃土上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都是谷歌云无法回避的对手,今朝灯火阑珊处,何忧无友

尽管市场一直对谷歌云抱有期待,但在生存空间被挤压的现实中,该公司需要更快、更正确地闪避周围的荆棘,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

上一篇:没有啦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百度地图 网站地址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2019-2022)www.jsfang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2022006548号-5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龙华榕瑜目录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